CMF报告:应出台政策限制资本市场进入大股东清仓式减持

  • 时间:
  • 浏览:228

至于股票市场,报告认为有必要强调平衡市场融资功能和投资者回报功能的政策。充满活力的股市在促进消费和投资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有必要出台政策限制大股东减持。

CMF月度宏观经济数据分析会议(2020年7月)于7月18日召开。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王金斌发布报告称:“中国宏观经济——正在失衡修复过程中走向复苏,在高度不确定性中寻求一定的复苏政策。”

2020年COVID-19的爆发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COVID-19流行病给宏观经济总需求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同时,COVID-19流行病对行业的非均衡影响直接导致不同行业面临的困难存在巨大差异。总体经济增长和结构性宏观政策对不同行业的影响也不同。因此,整个宏观经济的恢复和复苏将不可避免地表现出非均衡变化的特征。

报告指出,中国经济在不平衡修复中的表现主要集中在以下六个方面:(1)消费修复和供给修复是不平衡的;(2)价格水平上升的驱动因素不平衡;(3)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修复不平衡;(4)资产价格(尤其是股票价格)修复与实体经济修复不均衡;(5)固定资产投资领域的不平衡修复;(6)内需修复和外需修复的失衡得到缓解。

在资产价格方面,报告认为,中国一线城市新建商品房和二手房的销售价格同比有所上升,而二三线城市的销售价格持续下降。但是,由于环比正增长,在流动性充裕的情况下,“一城一策”和“以城为本”条件下的房价供需平衡调控不能放松。

至于股市,自6月份以来已有一定程度的修复。经过三天的大规模调整,截至7月15日,中国股市指数今年以来的涨幅已经领先世界。“涨幅最小的上证综指也上涨了近5.24%,创业板指数上涨了47.17%。纳斯达克指数是美国三大股指中涨幅最高的,自年初以来上涨了17.59%,而道琼斯指数和S&P 500指数自年初以来分别下跌了5.85%和0.13%。欧洲股市今年迄今的跌幅在3%至18%之间,德国DAX指数跌幅最小,为2.93%,英国富时100指数下跌16.99%。日经指数和韩国综合指数今年迄今也分别下跌了3.75%和0.63%。中国股市资产价格一直处于相对良好的修复状态。”

根据报告分析,由于疫情影响带来的外部需求压力和海外疫情的不断发酵,为实体经济复苏提供金融援助已成为货币政策的基本出发点。资产价格的快速修复与货币和信贷供应密切相关。

根据这份报告,从中国宏观经济指标失衡的角度来看,未来政策的重点应该是供需匹配。其中,增加就业和居民收入将成为供需匹配的关键。

在货币政策和信贷政策方面,报告显示,由于第一季度疫情的影响,1-6月居民信贷保持相对稳定,但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弱。考虑到“禁止住房投机”的宏观调控政策,房地产信贷(比例降至25%)和居民信贷的空间不大。因此,前期信贷供给超过总量下的平均水平,企事业单位信贷不应在下半年收缩过快,而应保持逐步收敛的步伐。1-6月,社会融资规模为20.83万亿元,下半年,只要达到10万亿元,社会融资总规模可达30万亿元。无论是人民币信贷规模还是社会融资规模,今年1-6月,预期份额的60-70%基本到位。因此,保持较低的利率水平是保证总量下降的货币政策在后期发挥作用的关键,也是货币政策没有转向的重要标志。与此同时,由于今年中国南方严重的洪灾和自然灾害,央行行长6月18日表示,应扩大信贷规模,重点支持灾后重建。同时,应进一步扩大支持中小企业的信贷优惠,这有利于促进就业。

在金融市场政策方面,报告认为,今年1-6月,中国金融市场在直接融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债券市场与银行形成了明显的竞争,融资额达到新人民币贷款额度的27.5%,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融资额达到新人民币贷款额度的29.6%。这是中国金融体系今年最大的变化。直接融资占银行新增人民币贷款的近30%。金融体系中的直接融资开始与银行形成竞争性的金融体系。因此,金融市场政策应逐年深化体制改革,抓住疫情防控成功的窗口,将资本市场推向更高水平。

至于房地产市场,报告建议信贷不应过多流向房地产市场。目前,房地产信贷占信贷的1/4,这应该是一个合理的比例(40%在过去,这催生了住房价格泡沫)。不应该鼓励居民用杠杆投资房地产,也不应该鼓励居民为他们的房地产抵押贷款再融资。居民的金融杠杆率不应因资产价格变化而提高。通过结构性信贷控制,房价应保持整体稳定。

至于股票市场,报告认为有必要强调平衡市场融资功能和投资者回报功能的政策。充满活力的股市在促进消费和投资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有必要出台政策限制大股东减持。

在财政政策和投资政策方面,报告认为要充分发挥国家对疫情的特殊债务作用,帮助疫情严重地区的经济恢复。同时,考虑到洪灾和自然灾害,财政政策应安排额外资金支持灾后重建。截至7月中旬,全国人大批准新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支出2.24万亿元和1.9万亿元,全部用于补充短板重大建设,对缓解疫情、扩大有效投资、稳定基本经济市场发挥了积极作用。会议要求各地加快发行和使用专项债券,支持“两新一重”和公共卫生设施建设,根据需要及时加强防灾减灾建设,尽快形成实物量,确保工程质量。短期内难以建设和实施的项目,需要调整资金用途的,原则上应在9月底前完成,并按程序上报。会议强调,要优化债券基金投资,严禁置换现有债务,

在消费政策方面,报告指出,应进一步出台鼓励消费的政策。有必要鼓励刺激需求的创新方法,如凭单和就业凭单。增加消费可以减少产品库存,匹配消费和投资。刺激消费应该是下半年宏观政策的重点。

在汇率和出口政策方面,报告建议汇率政策应该保持稳定。由于全球金融失衡,跨境资本流动很大,而且大部分是交易基金。中国股市近期的大幅涨跌与外部资金的进入有关。因此,不让汇率成为跨境资本的风向标,将有助于创造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环境,减少外部冲击造成的波动。出口不需要汇率政策支持,但更多的是依靠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如减税(目前减税超过1万亿元)、信贷优惠等。以获得出口竞争力。

在疫情防控政策方面,报告建议,由于境外疫情的不确定性很大,必须严格掌握疫情防控工作。这是确保下半年经济复苏的基本核心工作。

主编:梁斌SF055